導航
搜索
當前位置: 首頁 > 視角 > 訪談

【原創】深度解讀:奧運會知識產權保護——《知識產權鼎談》首期訪談實錄

發布時間:2019-05-29
責任編輯:戚碩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網

摘要:眾所周知,今年世界知識產權日的主題是“奮力奪金:知識產權和體育”。作為《知識產權鼎談》的首期節目,我們以奧運會知識產權保護作為討論的主題,特別邀請了三位專家來到演播室。

主持人:顧昕

嘉賓:劉巖、謝甄珂、杜穎

嘉賓發言內容僅代表個人意見,與其所在單位和節目組(包括同場的其他嘉賓)無關

  訪談重點:

  環節1:奧林匹克知識產權特別立法及其實施效果,《奧林匹克標志保護條例》相較于《商標法》所提供的特殊保護,奧林匹克標志保護相關司法案例介紹;

  環節2:奧林匹克標志保護的隱性營銷問題;

  環節3:奧林匹克標志保護的惡意注冊問題;

  環節4:奧林匹克體育賽事轉播等行為的權利保護問題;

  環節5:對奧組委會、行政主管機關、奧運知識產權權利人、企業等相關主體的建議。

  訪談全文:

  主持人:各位中國知識產權網的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知識產權鼎談》節目。我是主持人顧昕。

  眾所周知,今年世界知識產權日的主題是“奮力奪金:知識產權和體育”。作為《知識產權鼎談》的首期節目,我們以奧運會知識產權保護作為討論的主題,特別邀請了三位專家來到演播室。

  我們邀請的三位專家分別是:

  中國法學會體育法學研究會的劉巖會長,劉巖會長您好。

  劉巖:主持人好,各位觀眾好。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知識產權庭的謝甄珂副庭長。謝庭長您好。

  謝甄珂:主持人好,觀眾朋友們好。

  中央財經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的杜穎教授。杜教授您好。

  杜穎:主持人好,觀眾朋友們好。

  我是主持人顧昕,來自國家知識產權局知識產權發展研究中心。

  非常感謝三位專家百忙之中抽出寶貴的時間來這里,跟我們分享您的觀點。下面,我們就進入討論環節。

  今天我們要討論的第一個問題是:奧林匹克知識產權保護特別立法及其實施效果。

  劉巖會長,我們知道您曾經擔任北京奧組委法律事務部副部長。全程參與了北京2008年奧運會的申辦、籌辦、舉辦,以及善后各個環節。能不能請您給我們介紹一下北京2008年奧運會的知識產權立法情況。

  劉巖:好。謝謝主持人。

  首先,我國奧林匹克立法之事,既有國際奧委會的要求,也有我們北京作為申辦城市和我們中國政府作為東道主政府做出的國際承諾。

  另外,我國法律法規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還略有縫隙,我們需要為此立法。在奧運立法中,在2001年北京申辦成功之初,北京市很快就發布了政府規章《北京市奧林匹克知識產權保護規定》。這是國內創舉,也為國務院后來制定《奧林匹克標志保護條例》進行了理論探索、實踐準備、積累了經驗。當然,國務院《條例》頒布以后,如果北京市的《規定》與國務院《條例》有沖突,自然是以國務院的規定為準。

  進入了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我國法律法規上有了新規制,我國改革開放也有了新舉措,冬奧申奧形勢也有許多新形勢,國際奧委會也提出一些新要求,最近幾年,在知識產權領域的侵權現象也有一些新動態,再加之原來《奧林匹克標志保護條例》里的缺陷,在這種背景下,就都需要修改《奧林匹克標志保護條例》。

  修訂后的《條例》,在去年的8月份開始實行,得到了體育界和知識產權界的高度評價,是這兩個立法方面的最新成果,社會各界給與了充分肯定、高度評價,國際體育組織、國際奧委會對此也充滿了好評。

  主持人:謝謝您的分享,那么這么重要的一部特別保護條例,您能不能繼續再跟我們介紹一下它具體的實施效果如何呢?

  劉巖:《奧林匹克標志保護條例》2002年開始實行,主要是通過行政執法來保護奧林匹克標志。當然,我們作為權利人,有權利通過訴訟來維權。但是,為了更及時地制止和依法查處侵權行為,我們覺得行政執法更有效率,而行政執法正是我國法治工作中的一大特點。北京奧組委從2001年到2009年,也就是說從籌備一直到善后工作,在這過程中協助行政執法機關查處了數千起侵權案件。我說的行政執法機關,主要是工商行政執法機關以及海關,但這個數據里面不包括行政執法機關自行處理而沒有經過奧組委協助的案件。中國保護奧林匹克知識產權的行政執法成果,得到了國際奧委會的充分認可,也得到了國內外社會各界輿論的廣泛好評。

  主持人:謝謝劉巖會長,那么除了《奧林匹克標志保護條例》所提供的奧運標志保護之外,現行《商標法》及《反不正當競爭法》也對奧運標志給予了不同程度的保護。杜穎教授,能不能請您談一談二者保護的區別?

  杜穎:關于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對照剛才劉會長講的《奧林匹克標志保護條例》和目前我們國家《商標法》的具體規定,梳理一下。我想可能有這么幾點不同吧:

  第一個,關于奧林匹克標志。奧林匹克標志是特別廣義的一個概念,標志范圍非常廣。目前我們《商標法》關于商標標志的規定是在第八條,相較而言,奧林匹克標志的范圍廣,除了我們講的一般意義上的標識,還有像會歌這樣的廣義“標志”,這也是《奧林匹克標志保護條例》第二條所規定的非常廣泛的標志范圍里邊的;甚至還包括口號,它也在范圍之內。所以,從標志類型上講,其實《奧林匹克標志保護條例》中的標志范圍是比較大的。

  第二個,體現在主體方面。《奧林匹克標志保護條例》的權利主體也比較特殊。我們看到,《奧林匹克標志保護條例》關于主體的規定有國際層面的,還有中國層面的,國際奧委會、北京奧組委,甚至奧申委都在權利主體的范圍里邊。奧林匹克標志特殊保護的保護期是十年,其實這期間結束之前,在奧運會結束當年的12月31號,有些權利要轉移給國際奧委會,即主辦國國家奧委會、奧組委于當年12月31日前,將本屆奧運會相關徽記權益無償轉讓給國際奧委會。所以,權利主體方面比較特殊,和我們通常意義的《商標法》商標權利主體還不太一樣。

  第三個,我覺得比較特殊的層面,是《條例》里標志的權利保護范圍比普通的商標權保護范圍要寬。因為在列具體侵權類型或侵權行為類型的時候,它特別列出了有一項是銷售、進口和出口商品上貼附奧林匹克標志。所以,其實它管的環節比較多,首先把銷售這個環節它單獨列出來了。《商標法》第五十七條是有對銷售行為進行規范的。但是,《條例》除了銷售行為以外,還規定了進口、出口,它都管。對于進口行為,商標權保護中我們會談到平行進口,這可能會涉及到平行進口的問題。平行進口行為是不是構成商標侵權,這可能要根據具體情況來做一個判斷。出口行為涉及到涉外定牌加工,可能會涉及到涉外定牌加工中商標侵權的判斷問題。但是《奧林匹克標志保護條例》它本身就規定了控制出口行為,禁止未經授權貼附標志的商品出口。所以,這個奧林匹克標志的權利保護范圍就非常寬,我們看到的不是傳統意義上《商標法》五十七條所規范的范圍,超出了它的保護范圍。因此,對于《奧林匹克標志保護條例》的規定,我們不能把它理解為傳統《商標法》意義上的一個標志保護,確實還是有它的特殊性,我就分享這么多。

  主持人:謝謝杜教授非常全面的解讀。謝庭長,想請教您,我們司法實踐中有沒有出現過關于奧林匹克標志保護的司法案例?能不能給我們介紹一下。

  謝甄珂:好,謝謝主持人。剛才劉會長提到的在奧林匹克標志的保護方面,行政機關真的是做了非常大的貢獻,在司法實踐中確實有涉及到奧林匹克標志保護的案例,但是數量并不是很多。比如說,以涉冬奧為例,到目前為止,法院還沒有出現過此類案件。

  那么回溯到2008年北京奧運的時候呢,我們整個北京法院系統一共審理的涉及奧林匹克標志的案件,也就十件左右。而且這十幾件案件特別有意思,里面有九件都是涉及到著作權的案件(這九件案件中只有一件是以奧組委為被告的,其他都是投稿人之間或其他關聯公司為被告)。

  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主要是因為奧運標志都是通過征集的方式最終確定的。那么在征集過程中就會有不少的自然人,包括法人,包括一些其他組織投稿。投稿以后對于入選的標志,它的著作權到底歸屬于誰,就需要征集方和作者或者說投稿人之間進行約定。(雖然奧組委在征集條款中已經明確了著作權的歸屬,但不同市場主體之間對權利范圍和歸屬的認識仍存在一定分歧)。上述九件案件實際上都是涉及到這種類型的著作權案件,這里面既涉及到京印會徽,也涉及到奧運會的會歌、口號、吉祥物,甚至對于開幕式焰火表演中展現出的腳印形狀也有人起訴過侵權。

  涉及到奧運標志的商標案件只有兩件:一件是在98年的時候,當時是中國奧委會提起訴訟的,起訴的是一家南方的麥片公司,它們在麥片商品上使用了五環的標志。在這個案件里我們依法保護了奧委會的權利。而且當時因為還沒有《奧林匹克標志保護條例》,所以對于五環標志到底是依據哪一類權利保護,當時還是有很大爭議的。在這種爭議的情況下,北京法院還是從加大知識產權保護和加大奧林匹克標志保護的司法政策出發,對奧運五環標志給予了保護、并且判處了賠償。

  還有一件商標案件是在08年奧運會七八年之后,有一個企業在食品上申請注冊福娃商標。在司法審查中判斷應不應該給予注冊的時候,我們是按照當時已經頒布實施的《奧林匹克標志保護條例》進行了審查和判斷。由于《奧林匹克標志保護條例》規定的保護期限是十年,在十年期滿之后,福娃作為特殊標志沒有在中國境內再申請續展,這個權利就進入到公有領域。所以,那個案件最終是準予了商標的注冊。應該說涉及到奧林匹克標志的司法案例,目前來說就是這么幾件。

  主持人:謝謝謝庭長的分享,讓我們了解到這么全面的司法方面的案例信息。

  接下來我們進入第二個問題,奧林匹克標志保護中存在的隱性營銷問題。

  劉巖會長,能不能請您介紹一下歷年奧運會,特別是2008年北京奧運會中出現的隱性營銷問題,以及我們采取的應對措施。

  劉巖:首先,需要講清一點,隱性營銷不是我國法律法規中的術語概念,它只是國際奧委會、國際國內外體育組織特別關注的問題,最多是個工作用語。制止和防范隱性營銷,根本就不屬于知識產權保護的范疇。當然,我們法律工作者是支持奧組委市場開發部門為解決隱性營銷問題貢獻力量,這是我們支持的,畢竟國際奧委會強烈要求我們解決隱性營銷問題。

  那么,隱性營銷是什么呢?實際就是沒有使用奧林匹克知識產權,但是卻通過宣傳,誤導社會各界認為這個企業和我的服務、我的產品同奧運會有某種聯系,這就是隱性營銷問題。隱性營銷由于沒有使用奧林匹克知識產權,所以也談不上侵權,只是給人造成誤解。我國法律法規對于解決這類問題還是比較困難的,因為它畢竟沒有使用知識產權,也就談不上侵權。

  根據2017年修改的《反不正當競爭法》和去年修改的《奧林匹克標志保護條例》,其中對于不正當競爭行為進行了規制,對于解決隱性營銷問題可以說是一個好主意。這兩個法律法規對解決不正當競爭問題有規定,可以通過援引這些規制來解決隱性營銷問題。

  其實,隱性營銷問題至少在北京奧運會籌備期間以及到北京奧運會散會,它都不是我國法律法規所禁止的行為。對于隱性營銷行為,我們當然是堅決反對。不過,我覺得對這個問題也不必過于敏感,不必過度反應。再有,國際奧委會所說的隱性營銷和我們所說的隱性營銷還是有區別的。我們把隱性營銷和違法侵權行為分開考慮,而國際奧委會把隱性營銷與違法侵權行為擱在一起來考慮,它認為這些行為統稱為隱性營銷。也可以說,國際奧委會認為的隱性營銷,比我們說的隱性營銷的概念要大,它說的隱性營銷是包括侵權和違法行為的。

  主持人:謝謝劉巖會長這么一個非常有深度的分析。那么謝庭長,接下來想請您也給我們介紹一下司法實踐中對隱性營銷問題的裁判情況。

  謝甄珂:我特別同意剛才劉巖會長關于這個隱性營銷的定義。因為我也是想先把隱性營銷的內涵給大家做一個厘清,目前社會公眾所理解的隱性營銷(節目組注:此處表達的社會公眾理解的隱性營銷概念,既包括肯定構成侵權行為的廣義上的隱性營銷概念,也包括國際奧委會認為可能構成侵權行為的相對狹義的隱性營銷概念),可能包含著兩層含義:比如未經許可使用了奧林匹克標志、或者不是奧林匹克的合作伙伴或者贊助商,但謊稱是奧林匹克的合作伙伴、贊助商,這其實是一個比較典型的侵權行為;還有一類行為,譬如在營銷中宣傳慶祝中國的運動員獲得金牌,在經營活動中表達這樣一種宣傳含義,這種宣傳行為也可能會被社會公眾認為是一種隱性營銷行為。對于這兩種不同的行為,在司法實踐中的認定也是不一致的。

  比如直接使用了奧林匹克的標志,可以直接用《商標法》來規制。對于明明不是贊助商和合作伙伴、卻對外謊稱是的行為,必然會對社會公眾造成一定誤導,產生誤認的后果。對于這種行為,一方面可以用《反不正當競爭法》的虛假宣傳條款來予以規制,另外一方面還可以用2017年修訂的《反法》第六條實施引人誤解的宣傳行為來予以規制。

  至于在商品宣傳中表達慶祝運動員奪冠的行為,首先它沒有使用奧林匹克的標志,所以不構成商標侵權行為;其次它也沒有虛假宣傳。其行為的目的就是想搭便車,吸引大家的眼光來注意該商家及其提供的商品。在這種情況下,《反不正當競爭法》能不能規制,需要考察該行為最后導致的是一個什么樣的結果。比如說這種行為確實導致了相關公眾認為它和奧林匹克、或者說與奧運會,或者說和某一個運動員之間存在著關聯關系,那么我們就可以用《反不正當競爭法》的第六條來規制。但是,如果這個行為僅僅就是表達一種對奧運會和運動員的崇敬或祝賀之意,并不會產生混淆和誤導的后果,那可能就不適合用《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來規制。

  有人提出從加大奧林匹克標志保護和加大對奧運會保護的司法政策來考量,是不是可以適用《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來規制。需要注意適用《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的前提是要違反公認的商業道德和誠實信用原則,那么我們在判斷這個行為是不是能夠用《反法》第二條來規制的時候,也要對這兩個構成要件進行具體的分析。

  保護奧林匹克標志、保護與奧林匹克相關的知識產權,是我們全國人民,包括立法、司法、行政機關的一個共同職責。但是對于隱性營銷的問題,則應該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主持人:感謝謝庭長的深入分析,剛才謝庭長已經從《商標法》和《反不當競爭法》的角度進行了分析。杜穎教授,能不能也請您介紹一下哪些法律可以規制隱性營銷的問題。

  杜穎:剛才謝庭長、劉會長的分析已經非常全面了。我簡單談談我的想法,我也特別同意兩位老師的看法。隱性營銷不是一個邊界特別清晰、內涵和外延特別明確的概念。奧林匹克標志是個大的奧林匹克標志概念,那些五環、會歌、口號這些要素特別多樣化,通過這種要素和商品或者服務聯系起來的點和連接的方式就特別多。

  商標和奧林匹克標志保護一個特別不同的問題在于:奧林匹克標志的使用,不論是在商品上還是服務上使用,一般不判斷商品和服務的類別,奧林匹克標志保護不局限于特定商品和服務的類別;相較之下,商標侵權的判斷中一般都要判斷是不是商品和服務類似。

  上述兩個特征使得隱性營銷的問題可能很嚴重,因為奧林匹克標志連接商品或服務的要素和連接的方式形態比較多,再加上它又不限定商品和服務的類型,所以隱性營銷這個問題其實是奧林匹克標志侵權里比較廣泛也容易發生的領域。這是第一個我想要補充介紹的內容。

  第二個,確實如兩位專家所言,嚴格意義上講,要是放在《商標法》或者《反不正當競爭法》里談這個問題,那《反法》可能能夠發揮的作用更大。像剛才謝庭長講的,可以通過《商標法》第六條市場混淆行為和第八條虛假宣傳行為進行規制。具體到現在實踐中出現的一些事例,比如商業主體在商品上做了和奧林匹克運動及奧林匹克標志相關的宣傳,但實際上不存在任何關系,它既不是贊助商,也不是合作伙伴,但這種宣傳使大家誤以為它就是有贊助和許可關系的服務商。就目前來講,要從《反法》第八條規制就比較容易規制,就是虛假宣傳行為,這是一個比較容易規制的行為類型。但有一些隱性營銷行為不太容易規制,比如一些商業捆綁行為,和奧運會贊助商和合作伙伴的商標一同出現在某個和奧運相關的商業活動場合,一起推廣各自的商品,此時就不容易認定構成侵權,不好規范。還有一種可能的類型不是《商標法》意義或者是《反法》意義上規范的行為,譬如在相關的贊助商的場地做廣告,令人誤解以為也是一個贊助商,或者是官方合作伙伴。上述這些類型的行為不太好通過《反法》或《商標法》來規范。

  那另外一個層面可能需要合同來規范。奧運會一旦在某一個國家某一個城市舉辦了,會有一些官方合作伙伴、贊助商,還有指定的一些經銷商、供應商。根據合同的規定,他們可以在賽場上打廣告。同時也有比較直接的方式,比如說運動員需要穿合作方的品牌服裝,像阿迪達斯,它贊助了很多的賽事,運動員上場的時候要穿它的服裝。那有些參賽的運動員穿上了自己選定的品牌的服裝,進到了賽場,實際上也間接地暗示了這個品牌的服裝和奧運會它有一些聯系,有某種贊助許可的關系。其實這個也是屬于隱性營銷概念之下的一種行為。但這樣的行為不好通過《反法》或者是《商標法》予以規范,可能更多的是從合同層面來規范的一個問題。我就分享這么多。

  主持人:謝謝杜穎教授的分析。接下來呢,我們進入第三個問題,奧林匹克標志的惡意搶注問題。劉巖會長,想請您給我們介紹一下北京奧組委在面對奧林匹克標志惡意搶注問題上的應對措施及其效果。

   劉巖:好。首先,我關注什么叫搶注,搶注什么。有奧林匹克標志,有特殊標志,有商標、專利、域名等等,那么想搶注什么?首先,當年有奧林匹克標志備案,只接受三個權利人去辦手續,就是國際奧委會、中國奧委會和北京奧組委,其他的都不是權利人,是不能辦這個手續的。所以說,在奧林匹克標志備案上不會被人搶注。第二,是特殊標志登記,國務院《特殊標志管理條例》上也有專門規定,對權利人是有限制的,別人是進不去的。商標里最重要的就是會徽和吉祥物了,它在發布之前是嚴格保密的。權利人到臨近發布之前,幾乎就是幾個小時之前,才去全世界各主要國家以及中國的商標部門去注冊。(主持人:物理保護。)對,物理保護。你是無法知道會徽是什么樣的。當然,吉祥物也是這個問題。域名是被搶注比較嚴重的問題。北京奧組委在域名上進行了保護性注冊。有人在北京申辦奧運會之前就搶注了域名。他們搶注的非常早,這就不是北京奧組委所能防的了。北京奧運會申辦成功是2001年申辦成功的,有人在90年代末就有注的了,那你就沒辦法了。(主持人:防不勝防。)對。對于這類搶注域名,我們可以跟他談一談,是不是讓他轉讓出來。更重要的,我們是不予理睬。你注了域名,你就自己拿著玩好了,我們不予理睬。我們自己有我們的域名用,人們都知道我們的域名,你拿著那個沒有用,那也就完了。所以說,這個對我們并無真正的損害。各國在辦運動會,各國在辦奧運會的時候,賽會組織機構很少辦理專利申請,甚至有些組委會是不辦理專利申請的。在這一點上,奧運會和世博會是不一樣的,跟北京最近籌備的世園會也是不一樣的。世博會辦了很多專利申請,奧運會不是這樣的。

  北京奧組委當年沒有辦理任何專利申請,也沒有遭人搶注專利,也沒有發生專利糾紛。為什么呢?由于當年國家知識產權局專門印發了在專利問題上保護奧林匹克知識產權的文件。所以,使得搶注不可能實現。當年出現過一則重要的新聞報道說,中國印北京奧運會會徽被搶注了專利。這是徹頭徹尾的謠言、假新聞。當年的北京奧組委、《中國知識產權報》、國家知識產權局都明確辟謠。《人民日報》刊登文章,點名批評這則假新聞。另外,《新聞記者》雜志也把這則所謂北京奧運會會徽被搶注的新聞列入了當年的十大假新聞之一。

  現在的北京冬奧組委和當年的北京奧組委沒有承繼關系。北京冬奧組委申請了為數不多的專利,北京奧組委和冬奧組委在專利問題上的處理方法不相同。

  主持人:好。謝謝劉巖會長非常全面的介紹。接下來,謝庭長,能不能請您介紹一下司法實踐中目前非常嚴重的應該說是商標惡意搶注問題可能會對冬奧會知識產權保護之后造成哪些不良的影響。

  謝甄珂:嗯,好的。應該說剛才的介紹呢,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包括兩位專家也發現了,就是真正和奧運標志相關的,進入到司法程序的案件非常少。

  具體到商標惡意搶注這個問題,我覺得在冬奧會期間,有可能進入到訴訟程序的案件會多于奧運會期間。一是因為商標授權確權程序通過《商標法》的幾次修改有一個變化。在2001年之前,商標授權確權的終局權利是在商標評審委員會。但是2001年《商標法》之后,根據2001年商標法的規定,商標授權確權變成司法審查作為終局的裁決。所以說,在2001年之前,對于奧運標志的搶注,可能在商標局、商評委階段就已經通過行政機關的裁決把它們遏制在注冊范圍之外了。但隨著司法終局的法律頒布實施,有可能在冬奧會期間,經過商評委已經裁決不予注冊的搶注商標就可能進入到法院的訴訟程序。所以預測來說,有可能涉冬奧這個商標搶注問題可能會出現一些具體的案例。

  第二個問題就是目前我們司法對于商標惡意搶注,也是非常關注的。而且對于與惡意搶注相關的一些法律條款的適用,我們也在不斷地進行司法的嘗試。比如說原來的《商標法》第四十一條第一款,現行《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就是對于以欺騙或者其它不正當手段取得注冊的行為,只是對于已經注冊的商標可以適用。那么目前我們在司法實踐中也在嘗試對于還沒有注冊,只是在申請階段的商標,能不能也適用四十四條一款把它就直接擋在商標專用權之外。這樣對于制止惡意搶注應該是一個比較好的嘗試。另外,就是現行《商標法》第三十二條前半段,就是搶注他人有一定影響,有一定知名度的商標。在適用這一條的時候,我們在對有一定影響這個因素進行考量的時候,會結合到商標申請人的主觀狀態。如果說明顯的感到他具有主觀搶注惡意的話,可能對于有一定知名度或者有一定影響的標準會做一個適當的降低。比如說降低他的證據要求等等。另外還有就是在通常來說大家認為不需要考慮主觀惡意的條款上,比如說《商標法》三十條、三十一條,在適用的時候,我們在認定商標是不是近似,以及商品和服務是不是類似的時候,對于惡意比較明顯的,我們也會適當的放寬一些標準。以上就是我們在司法實踐中為了制止這種惡意搶注采取的一些措施。

  主持人:謝謝謝庭長非常深入的分析。杜教授,能否請您在謝庭長司法分析的基礎上,從解釋論和立法論兩個角度,都談一談我們應該如何應對奧林匹克標志的搶注問題。

  杜穎:剛才其實兩位老師講的都非常、非常全面了。我覺得剛才劉會長講的這個我也特別同意,就是說從整個過程來看,我們可以通過時間上的優勢阻截搶注,擋住搶注的現象。另外一個就是剛才劉會長談到的域名搶注,可能更是一個重災區。(劉巖:重災區,對。)我們看到的是,關于域名,《奧林匹克標志保護條例》里確實沒有什么專門的規范,但是河北省有規定,(劉巖:對,是。)《河北省奧林匹克標志保護規定》有規定。(劉巖:4月1號開始的。)4月1號剛剛開始實施,它里邊是有相關規定的。(劉巖:對,是創新。)這個我倒覺得是一個亮點,是一個很大的創新點。(劉巖:對)這個是我覺得可以關注的,這是一個。另外一個就是說從惡意搶注來講,其實目前我自己的研究,我梳理的這個數據,關于奧運會標志搶注的,就這段時間,特別是和冬奧會相關的,還沒有到特別讓人關注、需要讓人去重視的這樣一個程度。我覺得可能有很多原因,一個是剛才謝庭長講的,不論是司法實踐也好,還是我們的商標行政主管部門也好,其實這幾年都在著力打擊惡意搶注這種現象,當然是不限于搶注奧林匹克標志的。那么,很多的申請可能都被打回去了。司法實踐也在嘗試通過各種突破手段去遏制搶注,比如說用四十四條一款、三十二條后半段,都在嘗試著做突破來解決惡意搶注的問題。

  另外,我覺得現在商標審查和商標評審部門,它們其實在第一個環節,在第一個關口,就把這個惡意搶注的申請給打回去了。現在用的除了剛才謝庭長講的第四十四條一款和第三十二條這兩個條款以外,其實還有就是《商標法》第四條、《商標法》第七條的誠實信用原則。第四條和第七條目前說是屬于原則性條款,單獨援引作為判決依據的難度還是比較大的。但是審查部門和評審部門可以加一條,比如說第四條加上第三十條,或者第七條加第三十條,通過這樣一個適用的技巧,能夠把很多的搶注申請在第一關就給它解決掉了。所以目前來看,大規模搶注奧林匹克標志的這種現象還沒有出現。這兩年的行政審查和司法總體環境,也確實是著力打擊遏制惡意搶注,起到了一定的效果。

  主持人:謝謝杜教授的分享。接下來我們進入第四個問題,就是體育賽事轉播的權利保護問題。首先想請問一下謝庭長,能不能請您介紹一下司法實踐中有關體育賽事轉播的主要爭議問題所在。

  謝甄珂:應該說體育賽事的知識產權保護,我覺得至少在這兩年應該是非常熱點的問題,也是爭議非常大的問題。特別是今年的4·26主題又是知識產權和體育,所以我知道主持人肯定會問這個問題。

  那么就體育賽事的轉播,首先,它主要涉及到著作權的問題更多一些,那么轉播可能需要分成兩種形式,一種是體育賽事的直播,另一種是體育賽事的錄播。在這兩類轉播中可能涉及的問題不太一樣。比如說在體育賽事的直播中,涉及到一個《著作權法》特別基礎的問題,就是作品的認定問題,以及作品和制品它的區分問題。因為錄像制品本身就是我們國家《著作權法》比較有特色的一個規定。在《著作權法》三修的過程中也有很多呼聲,就是說要把電影和類電作品和錄像制品合并為視聽作品。如果要是合并之后,可能這個問題就會得到一定程度的緩解,但是實際上也不能說就完全的解決了。目前,不管是司法界還是學術界,對于直播的體育賽事畫面的著作權保護問題,爭議非常大。因為即便是按照視聽作品的話,可能它里面也有一些作品的構成要件問題。在這個體育賽事畫面直播的過程中,是不是所有的法律定義上的構成要件已經都能夠滿足了,這可能確實還是有一些不同的觀點。這一方面是與對法律的理解相關。另一方面可能是和這個對技術的了解相關的。所以,我們在解決體育賽事直播畫面的著作權保護的時候,一個是要結合我國現行的《著作權法》的相關規定,因為不管怎么說,三修還沒有通過。那么第二個就是要切實的了解目前這種體育賽事直播過程是怎么樣的。那么它的技術環節,它的播出環節,都是怎么樣來支持這個直播的。了解了這些現實中的情況,可能對我們更準確的來判斷它到底能不能構成目前《著作權法》規定的電影和類電作品有更大的幫助。還有一點就是在現行《著作權法》的框架下,我們還要區分它到底是作品還是制品的問題。嚴格來說對于視聽類作品的保護,應該就是獨創性的有無的問題。但是,因為我們規定了錄像制品,所以在中國的司法實踐中,就逼著我們必須要去判斷一下獨創性的高低的問題。所以說,在獨創性高低這個問題上,可能對于我們判斷它到底是作為作品來保護,還是制品來保護也是一個難點。這個是關于這個體育賽事直播的問題。

  那么轉播的問題呢,可能涉及到一個目前《著作權法》規定的財產權權項的問題。目前我們的廣播權,它對于這種初始的廣播只界定在無線的狀態,其次對于廣播組織,我們又用的是廣播電臺和電視臺。它的這個權利又沒有信息網絡傳播權。所以說,如果我們是通過網絡對體育賽事的畫面進行轉播的話,那么這里面就涉及到一個是侵犯了作品的廣播權,還是侵犯了廣播組織者的一些權利。那么按目前的法律權項的設定來說,其實還是有一定障礙的。目前來說體育賽事轉播方面的著作權問題可能主要就集中在以上這幾點。

  主持人:謝謝謝庭長的這個分享和介紹。杜教授,能不能也請您談一談對體育賽事轉播保護問題的看法。

  杜穎:謝庭長談的都非常非常全面了。我覺得這個問題確實太復雜了,也確實是比較專業的一個問題。而且這個問題因為涉及到立法的修訂,而立法的修訂還在不同的板塊里都會涉及這個問題。剛才謝庭長談到,這個問題在作品這個板塊涉及到,權項板塊還涉及到,還涉及到著作權和狹義鄰接權之間的關系問題。現在《著作權法》的修改緊鑼密鼓,我們也期待看到著作權修法最后確定的是什么樣的一個框架結構,能不能達到把這個問題全部都解決的這樣一個程度。但是,我個人覺得可能稍微貢獻一點的一個想法,就是除了剛才謝庭長講的這個作品和制品的區別,還有就是直播和錄了以后轉播的這個區別以外,可能再往前推的話,就是體育賽事本身要把它割離出來。那我們不談這一部分,然后再談直播和轉播的問題,(謝甄珂:區分賽事和畫面。)對,這樣的話可能思路會稍微更加清晰一點,受前面那個牽扯可能就會少一點。我是覺得這個可能稍微有一點點自己的想法吧。其他的看劉會長和謝庭長。

  主持人:謝謝杜教授的分享。接下來劉巖會長,也請您談談對這一個問題的看法。

  劉巖:是,是這樣。最近幾年體育賽事的直播、轉播、錄播這些事以及網絡傳播都是熱點問題,也是體育界的熱點,也是媒體界特別是廣播電視和網絡媒體的熱點,同時現在也是司法界熱點。當年,在北京奧運會開幕前,國家版權局曾經印發文件,用行政手段制止網絡盜播、奧運賽事的直播,用行政手段做過一次。我們希望能夠在法律上有所作為。我記得,體育賽事轉播及其各方面的權益目前還缺乏法律法規的明確規定。目前在體育賽事節目的糾紛,逐漸有增多的趨勢,而且各地法院在判決時候也并不一致,學術界也多有議論。這些方面,剛才庭長和老師都有論述分析。我覺得,在社會輿論和法律界司法界的重視中,都比較關注節目的攝制者電視機構以及網絡傳播機構的權利,還比較少關注賽事組織機構在這個領域的地位和權利。謝謝!

  主持人:感謝劉巖會長的分享。接下來呢我們進入最后一個環節,隨著2022冬季奧運會的日益臨近,我們呢也想請三位專家分別對冬奧組委,國家知識產權的主管機關,以及擁有奧運標志和體育賽事轉播權的權利人,還有呢那些意圖參與奧運經濟的企業,以及普通民眾等等的這些相關主體,我們三位專家能不能分別給他們一些建議。那首先有請劉巖會長。

  劉巖:謝謝!首先建議冬奧組委,國家和地方的知識產權主管部門、市場監管機關,加大對于奧林匹克知識產權的宣傳力度。有關部門還應該積極配合,依法迅速查處侵權行為。查處侵權行為,主要還是依靠市場監管部門。對于奧林匹克贊助企業,奧運會贊助企業,冬奧會贊助企業,以及賽事轉播機構,這些機構都不是奧林匹克知識產權權利人,他們充其量獲得了使用許可,奧林匹克標志使用許可,知識產權使用許可,而不是權利人,他們不是權利人,贊助商不是權利人。贊助企業在使用奧林匹克知識產權方面,應該遵守法律法規,依據合同約定,依法使用奧林匹克標志。本企業、本機構自己不要違規,也不要為其他企業、其他機構違規使用奧林匹克標志提供機會。媒體更是如此。對于積極參加奧運經濟的企業來說,絕大多數企業是沒有獲得奧林匹克標志使用許可的。沒有獲得許可,就不要使用,不要用于商業目的使用。至于廣大民眾,大家還是應該積極地保護奧林匹克標志。為非商業目的使用奧林匹克知識產權的時候,應該依法使用,依法合規地使用,同時,積極檢舉、舉報侵權行為。這是我對這方面的一個建議。

  主持人:謝謝劉巖會長這非常詳細的建議,對各方主體。那么接下來想請謝庭長您談一談您的建議。

  謝甄珂:那么我就對于冬奧組委,還有商標審查部門提兩個小的建議。一個就是奧組委這方面,我在審理案件中發現,其實奧組委的法律意識是非常強的。比如說在08年的時候,奧組委在征集這些標志的時候,就已經明確了,就是只要是投稿的,那么與此相關的一切知識產權就都轉移給奧組委了,當時是有這種公告的。但是對于這種棄權性的意思表示,可能以當事人更加明示的意思表示來確認更好一些。在當時的情況下,技術上的實現可能還比較困難,比如說讓每一個人投稿人都做一個電子的簽字確認比較困難。但是我覺得現在隨著網絡技術的發展,電子簽名等都是完全可以實現的,而且也不是什么技術上的難點。因此,建議在征集這些標志的時候,能不能設計這么一個小的環節,把這種權利的這種全部的轉讓的效果,把它進一步的固定下來,它的法律效果會更強一點。這是對冬奧組委的一個小建議。那么對商標評審機關,剛才杜教授提到了,就是在對于搶注的行為,我們在除了適用《商標法》具體條款之外,就是《商標法》的原則性條款,比如說四條、七條能不能用的問題,就是我們其實司法也在嘗試。我們其實也建議商標評審機構在以后的這個審查過程中,也可能適當的做一些有益的嘗試,然后利用這些原則性條款來更好的遏制這種搶注行為。就這樣,謝謝。

  主持人:謝謝謝庭長非常有針對性的建議。那么最后有請杜穎教授能不能也給我們提一些建議。

  杜穎:剛才兩位專家已經提的比較全面了,而且其實深度也是足夠了。我補充一點點吧,剛才劉會長也談了,就是企業這個角度,這個視角。那第一個就是說,如果不是和奧運會組織方相關的一些企業,沒有贊助許可關系的企業,就要規范地使用一些標志,不要使用奧林匹克標志相關的一些標志。如果是奧林匹克經濟的參與方,那可能會獲得不同級別的授權許可,不同級別的授權許可彼此之間是有區別的。獲得許可的企業,應該在贊助級別的權限范圍內來規范地使用相關的標志,不要越級使用相關的標志,這個也很關鍵。這是我覺得從企業的視角可能要做的一個呼吁吧。民眾這個視角,我覺得隨著這么多年我們的這個知識產權宣傳,某種意義上講,知識產權文化已經基本慢慢形成了。尊重知識產權,保護知識產權這種意識也比以前有很大很大的提高了。尤其是經過2008年奧運會的一次演練,這次2022冬奧會,我覺得我們應該是更有經驗,至少在知識產權保護這一塊,我們應該能夠順利并且成功地舉辦和組織賽事,也是一個期待吧。謝謝。

  主持人:謝謝杜穎教授的分享。那么以上是我們節目的全部內容。再次感謝三位嘉賓百忙之中抽出寶貴的時間蒞臨現場,跟我們分享了他們的真知灼見。我們將在今后不定期的繼續錄制知識產權鼎談欄目,也歡迎大家關注和收看,謝謝,我們下期再見。

  關于《知識產權鼎談》:

  《知識產權鼎談》是《IP大咖說》的一檔衍生節目。節目改變以往一對一的問答模式。邀請多位行業頂級專家,通過主持人的穿針引線,多視角深度解讀當下最新最熱知識產權事件。在思想的交流和觀點碰撞中理清思路,實現高價值內容傳播。

  【點擊鏈接 觀看視頻】:http://www.crechu.live/xy/spzq/ipdks/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中國知識產權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中國知識產權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布/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國知識產權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IP大咖說

00000奧運會知識產權保護(一)
00000奧運會知識產權保護(二)

熱門推薦

“江小白”商標爭奪戰火蔓延
網絡小說“洗稿”的侵權判斷

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投稿熱線:010-82000860-8215

關鍵詞

IP大咖說

奧運會知識產權保護(一)
奧運會知識產權保護(二)

熱門推薦

“江小白”商標爭奪戰火蔓延
網絡小說“洗稿”的侵權判斷

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投稿熱線:010-82000860-8215

關鍵詞
福彩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