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航
搜索
當前位置: 首頁 > 視角 > 解讀

區塊鏈存證能否破版權保護困局?

發布時間:2019-11-19
責任編輯:戚碩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摘要: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采用區塊鏈智能合約技術,在全國范圍內完成首例執行案件“一鍵立案”。

  版權案件多發,傳統手段取證難,區塊鏈電子證據漸獲認可,但仍存風險——

  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采用區塊鏈智能合約技術,在全國范圍內完成首例執行案件“一鍵立案”。據了解,在這起網絡侵權糾紛中,原、被告經北京互聯網法院主持達成調解協議,后因被告仍有部分賠償金未履行,原告點擊“未履行完畢”按鍵,該案件便直接進入北京互聯網法院立案庭執行立案中。區塊鏈智能合約應用是區塊鏈技術在司法審判實務中深度融合利用的成果,也標志著司法層面對區塊鏈技術的進一步肯定。

  區塊鏈技術是一種去中心化、由多方共同維護,使用密碼學保證傳輸和訪問安全,能夠實現數據一致存儲、難以篡改、防止抵賴的記賬技術。因鏈上數據具備上述特性,區塊鏈技術在版權資產管理領域的應用一直是主要探索方向之一,尤其是鏈上數據電子存證,被普遍期待用以解決版權確權存證可信度低、維權溯源舉證難的問題。“隨著信息化的快速推進,訴訟中大量證據以電子數據存證的形式呈現,司法審查中對于電子證據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的認定難度較大。區塊鏈技術與電子數據存證的結合則可以有效降低審查成本,司法層面對區塊鏈技術也呈現出更加包容的姿態。”日前在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版權貿易基地主辦的“區塊鏈技術與版權保護”研討會上,北京互聯網法院法官張博就區塊鏈技術在司法審判實務中的應用做了深入分享。她表示,目前司法審判對區塊鏈電子存證的認定已摸索出一定規則,司法信息系統與區塊鏈技術的應用結合也已有初步成果,雖然在實際操作中仍存在一定的局限與風險,但區塊鏈技術的扎實推進定能為版權保護及司法審判帶來更多福祉。

  認定規則初現雛形

  據張博介紹,從北京互聯網法院成立一年以來管轄案件的分布情況來看,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案件的占比高達80%,且隨著互聯網傳播業態的高速發展,海量文字、視頻、圖片等內容很難詳盡地通過傳統手段進行公證,遂越來越多地開始采用可信時間戳、區塊鏈第三方存證平臺等來存證、取政、固證。因此,司法審判中對于電子證據的認可程度及認定規則,成為近年來各方博弈的重點。

  事實上,2012年以后,電子數據才在我國法律體系下取得獨立證據的地位。然而,電子數據因具備數據量大、實時性強、依賴電子介質、易篡改、易丟失等特性,往往面臨存儲成本高、示證難度大、舉證采信度低等問題。區塊鏈技術與電子數據的結合,則為電子證據帶來了“正名”的機會,也為司法審查認定開辟了一條便利通路。張博認為,區塊鏈技術能夠有效保障司法審查中對于電子數據是否被篡改的驗證,極大提高了電子數據的真實性及可采信度。區塊鏈的鏈式結構特點也與證據鏈式閉環天然高度契合,使得電子數據存證、取證更加便捷。此外,相較于傳統公證手段,區塊鏈電子數據存證可以突破時間和地域限制,成本更為低廉。

  2018年6月,杭州互聯網法院對一起侵犯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案進行公開宣判,首次對采用區塊鏈技術存證的電子數據的法律效力予以確認。彼時,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知識產權庭副庭長王亦非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對新技術所產生的新問題堅持以個案認定的標準,既不會因為區塊鏈技術本身屬于一種新類型的技術手段就排斥或者提高它的證據認定標準,也不會因為它的技術具有難以篡改性或者難以刪除的特點就降低相應的認定標準,而是根據電子證據的相關法律規定來判斷它的證據效力。

  目前,司法審判對區塊鏈電子數據存證的一般認定規則,主要分為存證數據的生成、儲存、傳遞、認證和驗證5個階段,同時著重審查電子數據來源的真實性、電子數據存儲的可靠性、電子數據內容的完整性以及電子數據與其他證據相互印證的關聯度。

  張博提到,在采用區塊鏈電子存證的糾紛案件中,當事人在抗辯意見中往往會提出第三方區塊鏈存證平臺是否具備資質,保全數據是否真實完整地固定并上傳至存證平臺等問題。她詳細介紹到,對于平臺資質的審查,法院會首先考量第三方存證平臺是否獨立于雙方當事人,同時考量存證平臺備案手續是否完備、節點是否可信等因素。對于技術可靠性的審查,法院會結合整個勘樣過程以及存證平臺出具的相應說明和檢驗報告等進行認定,除非質證一方提出存證平臺存在安全隱患或出現過安全事故,否則一般認定相應技術可靠。關于保全數據是否真實完整地固定并上傳至存證平臺,每份電子數據文件在完成取證后會自動生成唯一且經過加密哈希值,這種數字指紋會同步在司法鑒定中心備案,并生成數據保存證書,可以有效保障電子數據的完整性。

  實踐應用尚存難題

  2018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下稱《規定》)首次以司法解釋的形式確認了區塊鏈技術在司法應用中的合法地位,但至今涉及區塊鏈電子存證的司法審查實踐,仍存在一定的局限與風險。

  張博表示,目前,國內外尚未針對區塊鏈技術有專門立法,最高人民法院雖然在《規定》中對包括區塊鏈電子存證在內的新型取證方式做了規定,但也只是原則性規定,且應用范圍僅限于3家互聯網法院。法律相較于新型技術的滯后,導致司法審查實務中對于區塊鏈電子存證的認定和定性都比較模糊,對于規范流程的各類規章制度也都處于亟待補足的階段。此外,相關法律的模糊處理也使得司法審判難以形成普適規則,給當事人帶來很多困擾,當事人在庭審時提交的電子證據往往不完整,可能只出示了一份電子證書,而與之相關聯的第三方存證平臺的資質證明、存證流程以及驗證過程的內容記錄都是缺失的,這又會增加法院的審查難度。

  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法學與犯罪學學院講師蘇宇指出,目前國家尚未出具區塊鏈技術規范標準,業界、學界、政府對于區塊鏈技術也未形成統一認知,市場沒有形成技術準入制度,導致目前探索應用區塊鏈技術的平臺或組織多處于“各自為政”的局面。這一現象也進一步在司法審查實務中給法院帶來許多繁瑣的審查項目,包括對于存證平臺資質、技術可靠性、存儲過程中數據保全的審查等。張博同樣對此大有感觸:“在對區塊鏈電子存證的認定中,我們特別希望法官能夠擺脫所謂‘鑒定人’的身份,而是單純進行電子證據的認定。在繁重的審判壓力下,法官要做到對每一個案件抽絲剝繭,從頭考量主體資質是否合格、取證過程是否合法、是否保持完整性等要素,難度相當大。”

  司法層面對于區塊鏈電子存證技術逐步開放的態度,以及司法信息系統對區塊鏈技術應用的主動接觸,看似在向版權市場釋放著一個有力的信號:區塊鏈技術也許正是治愈版權侵權頑疾的一劑“良藥”。但也有學者對此持謹慎觀望的態度。人民大學法學院知識產權學院教授姚歡慶認為,區塊鏈技術雖然在版權保護上具有低成本提供多樣化授權的可能性及促進優質內容生產的價值,但其在初始作者認定、作品價值評估、發現及防止盜版等方面仍存有局限。區塊鏈技術若想在確權環節真正發揮作用,不能是平臺“閉門造車”,還需要行政機關更好地結合區塊鏈技術降低作者的確權成本。清華大學法學院副院長崔國斌曾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事實上,著作權權屬認定問題并不需要應用區塊鏈這種復雜的技術,從著作權角度而言,復雜的區塊鏈技術體系或許有必要,但社會未必接受這一體系。因為涉及到的利益太小,出錯之后的糾正成本其實很低,這與金融系統、物聯網系統等存在很大差別。(作者:李楊芳)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中國知識產權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中國知識產權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布/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國知識產權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IP大咖說

如何利用知識產權提升企業核心競爭力
科研人員創業路上的知識產權保護

熱門推薦

從專利視角看3D打印助力產業轉型升級
2019年11月14日美國公開專利數據統計

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投稿熱線:010-82000860-8215

關鍵詞

IP大咖說

如何利用知識產權提升企業核心競爭力
科研人員創業路上的知識產權保護

熱門推薦

從專利視角看3D打印助力產業轉型升級
2019年11月14日美國公開專利數據統計

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投稿熱線:010-82000860-8215

關鍵詞
福彩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